当前位置:首页 > 曼然资管研究 >

马曼然2019演讲系列文章

发布日期:2019/4/20     发布:管理员

    选股最重要的事(2019-01-04)


    在中国股市投资的话,我们更偏重的是估值还是对未来趋势的把握。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以及长期的观察,我认为在中国股市进行股票投资的话,不仅在中国,而且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对未来市场的把握会越来越重要,因为这个时代的变化会非常大。

    我认为投资最重要的事是选赛道是第一重要的,看估值是第二。

    我有一句话叫“用破产的价格买入破不了产的企业”。

    这是最佳投资的现象,因为破产的价格就是低估值,很低的估值。然后破不了产的企业就是这个企业活的特别久,特别能存活,就是选赛道,就是符合未来的发展方向,这个企业不会被淘汰。用一个非常低的估值买入一个未来不会被淘汰的企业,而且能持续的活着,光活下来不行,还得活的好。之前我微博上说了一句:未来20年现有的这些公司能活下来活的好的企业不会超过50家。其实我认为不会超过2、30家。好多人说那我能举好多能活下来的企业,比如说几大行,几个机场、几个高速,这些高速收费什么的,他不一定能活下来了,因为到时候政策一变,高速公路不收费了这是有可能的,未来几十年这个变化多大呀,不一定能活下来,即便活下来,活的好不好这也是个问题。是能活下来,四川长虹现在还活着,但是你去买他的股票赚钱吗,不赚钱。大多数企业都是红极一时很快就衰落了。

    选赛道、选估值。赛道是哪些赛道?未来我觉得有四个赛道。

    一个是老龄化,这个是中国最大的事,也是全世界最大的事。我们国家现在进行的医保体系,是一件国家大事,会对我们过老龄化社会应对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个是消费升级。这种消费升级是很多传统的企业在转型升级,这里面也会出现很多投资机会。比如我们最近关注一家叫波司登,做羽绒服的,全世界做的最好的是加拿大鹅。波司登过去几年在进行转型,是一个典型的传统纺织服装企业,可能大多数纺织服装企业已经不行了,但是波司登这几年转型转的非常好,慢慢就走向了高端,产品均价每年都在涨,而且消费者对他非常认可,双十一天猫销量超过4个亿。这就是典型的传统企业转型,消费类企业转型,怎么转?就是符合消费升级趋势,消费升级不是你的产品卖的越贵越好,而是产品不但要贵同时也要满足市场现在的消费需求。

    无论是做餐饮的还是做服装的,要跟上时代的步伐。比如说全聚德,同样是品牌老字号,但是做餐饮跟不上时代的变革,无论从服务到菜品,各方面还是老一套,没有任何变化,年轻人接受度越来越低,竞争对手越来越多,生存空间就越来越窄,未来的发展前景就越来越不好。所以,像全聚德这只股票市值确实是跌破净资产的价值了,但是公司没有一个大的变化不行。波司登去年之前港股股价也跌的非常便宜,但是他今年改了以后在港股市场整体下跌的情况下他的股价创出了过去一年的新高,这就是转型升级。这里面的转型升级有一些新的企业诞生,也有一些传统的企业诞生。比如说这几年涪陵榨菜为什么股价涨的非常好,不是因为是做榨菜的涨的好,是因为在做榨菜这个传统企业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比如用氮气充装的脆口,这类新品的推出,把榨菜从过去一种低端的、高盐度的传统菜品,开始升级为一个休闲健康的食品。所有的这些都是在转型。

    投资是个非常复杂的东西,如果只看估值,银行股便宜买银行,钢铁股便宜买钢铁,或者这个板块里估值最便宜的。比如说你看估值,同样是买白酒,可能就买不到茅台。为啥,茅台的估值在白酒里面不是最低的,甚至是偏高的,你可能会买五粮液或者会买更低端的一些品牌,这样你的回报差距就会非常大,所以纯粹看估值会有很大的问题,就是因为估值便宜的东西如果这个企业本身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的话,会一直的便宜、持续的便宜。

    巴菲特在这一点上已经看的非常透了,当年他买伯克希尔纺织厂就是为了贪图便宜看估值去买,后来我们知道伯克希尔为什么要转型银行、转型保险,就是因为纺织行业没有前途,所以他也不知道怎样去转型,他说了看着买的便宜,实际是非常贵。当然很多好公司,你看着买着贵,但是有可能会非常便宜。就像片仔癀一样,好多人说片仔癀40多倍市盈率不如买4倍市盈率的银行。我觉得他们2个是不同的东西,首先不同的东西不要拿同样的标准去衡量,这是我在选股上一个重要的思想。有人经常会问我,马老师这家银行和这家消费股比到底谁好,甚至说片仔癀和马应龙谁好?我说他两即便是同一个行业但他们生产的东西也不一样。你要说拿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比一比谁好还能比一比,但是拿一个银行和一个汽车、一个消费比你说怎么比?有可比性吗?不是一个行业,生产的东西不一样,消费者不一样,什么都不一样怎么比,就是纯粹拿估值衡量的。

    如果这样做投资的话基本的门槛都没有过。不同的行业、不同的标准,不能拿着一块比。不能说40倍的片仔癀就一定比4倍的银行股贵,不一样的。他贵他估值高,他站在他那个逻辑他估值高,站在你这个逻辑你是估值低,当然估值高他对不对那是他的问题,跟你估值低没关系,你估值低不代表他估值高就是错的,当然也不代表他估值高就一定是对的,他对不对跟你估值低没关系。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在投资这么多年觉得选赛道事最重要的。大家要记好,时时刻刻在买股之前都把我这个理念放在最前面。这是最重要的,宁愿买贵的好的,也不买便宜的一般的。巴菲特说的很清楚,宁愿用合理的价格买入一个前景向好的公司也不愿以低估的价格买入一个前景不好的公司。当然他又好又便宜,当然很好了,但很难得,就像医药股很难得。真到低的时候你又不觉得他好了,高的时候怎么看都好。就像茅台一样,30倍市盈率的茅台怎么看都好,但是真给你来个10倍的茅台你会觉得是不是又不喝白酒了,是不是三公消费又受影响了。所以,为什么便宜的股票没人买,因为便宜的时候一定是利空消息比较多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就会找到不买的借口。

    选赛道一定是放在第一位,选估值放在第二位。如果赛道不行,估值再便宜--Pass,赛道如果行,估值如果不便宜小仓位,便宜了大仓位。实在都不便宜都买点,为什么,套也要套个金项链。比如说现在股市就是一个底部,我们现在抄谁的底,这就很重要。

    我以前和我几个朋友做个不同的选择,在2006~2008年的时候,我买了医药股片仔癀、云南白药、同仁堂科技这些股票,而我的那些朋友他的要素可能就不一样,选股的角度不一样。刚刚经历过08年的大熊市,我们知道正常的人会怎么想,前边大熊市下来很多股票跌幅百分之八九十,正常人说我抄底抄什么样股票的底,抄跌幅大的,抄超跌的,过去3、40元现在跌到2、3块的,他喜欢抄那种。当时我在买医药的时候,很多朋友基于08年的4万亿基建大投资,有买券商的,有买宝钢的,还有买银行的,买什么的有,但是买医药的少。尤其是没有买云南白药的,因为08年金融危机下来云南白药是唯一一个跌幅最小的股票,没有人买。到09年的时候大家其实还分辨不出来谁强谁不强,09年反弹的时候大家涨的都挺好,钢铁股涨的也不错,涨的比我的医药股还快,但是经过09年见顶了下来以后,涨上去的股票又跌回到原位,但是我的股票涨上去后震荡又创新高他不回来了,这样的话你的命运就不一样了。比如他买个中石油中石化,觉得中石油从48块钱跌到几块钱,买了他觉得抄底买个便宜,结果是反弹了,我的医药股也反弹了,中石油反弹后一波下跌又跌回原位,但是我医药从此以后再也不回来了。但是他就套在那里再也出不来了,那点股票可能一直留到了现在。

    所以说选什么很重要。就像现在一样我们选什么非常非常重要,而且我觉得现在选什么比08年05年选择更重要。为什么,08年05年的时候我们中国的GDP可以以每年7、8%的速度增长,说明我们各行各业的蛋糕还可以继续做大,甚至我们的钢铁水泥还可以继续往上扩张。但是现在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即便我们经济面临一个大底,包括中国股市面临大底,但是未来我告诉大家80%的行业会受到新兴产业冲击,新兴产业包括人工智能、互联网的冲击,而这些产业的巅峰和冲击不但要瓜分走原有行业蛋糕的一大部分利润,同时他会巅峰这个行业的一些东西。也就是说现在80%-90%的行业未来10年20年的角度去看的话,他面临着重大的不确定性,包括银行业也面临着重大不确定性。为什么,很简单你坐在那个地方一年赚那么多钱,实体经济那么差,国家会调控你的利润的。当然银行股最大的优势是低估,在所有传统行业里还是偏好的,应该排名还是靠前的。但是我觉得大量的行业都会发生变化,但是同样是纺织服装大家都死了,但是能出来一个波司登,不排除个别企业能逆势。但是从行业的角度现在80%-90%的行业即便很便宜也不能买,因为未来行业可能会被淘汰面临大的变化。所以这个时候选择非常非常重要,你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十年的你。

    为什么纯低估的钱不好赚。因为纯低估往往聚集在周期性产业或者夕阳产业,估值比较低,但是这些产业里股价波动大,有时候要等待他价值回归坚守的时间长,中间可能会大波段的波动,甚至要长时间忍受跑输大盘。而且总体而言A股并不是一个真正低估的市场,便宜的东西不多。A股其实大量的时间股票的估值都是偏高的,如果拿A股和美股比和港股比,这是我们A股长期回报不高的主要原因。也就是说你在A股买便宜货没任何优势,因为给香港比、给美国比A股不是一个淘廉价货的好场所。

    所以A股估值低的时间和品种太少。中国经济目前包括未来依然是一个成长型的经济体,不是像香港日本的GDP每年只有1%、2%,像中国大陆GDP每年还有6%、7%的增长,中国香港可能很成熟了现在只有2%的增长速度,香港是比较成熟的经济体,但是中国大陆还有6%、5%以上,很多东西还会长大还没有成熟,这里面就要看哪些东西能长大,哪些东西现在小以后能变大。比如我们的消费里面吃喝的,因为我们人口多,13、4亿人口对应的吃喝,比如拿我们的牛奶或者食品类的龙头跟美国全球的,比如说跟雀巢比我们还偏小,跟星巴克他们比还偏小。另外一方面比如我们的医药跟国外的品种比也是偏小的,只有人家三十分之一到五十分之一的市值。A股不是一个真正低估的市场,但是A股成长的因素比较多,所以在A股里面选成长可能比选低估更有优势。

    我刚说了几大赛道:老龄化带来的医疗保健、消费升级、还有一个人工智能、还有一个就是新能源汽车,也属于人工智能的一部分,叫无人驾驶。这是中国目前我知道的未来看好的几个领域。

    金融领域里面我比较看好的就是券商,现在这个位置看券商相对强于保险和银行,券商第一,保险第二,银行放在第三位,这是现在我对金融的看法,因为我是从成长性来看的。我觉得中国的券商行业规模还不大,前两天我们看中信证券收购广州证券一样,就是说他还在并购成长过程中,这个行业还在并购成长。保险行业也是在成长,券商之所以还有成长的空间,是因为中国股市这么多年的发展没有跟上中国经济的发展,股市发展的很小,比如说拿股市和房地产比的话,我们的股市还是体量太小,未来这一块一定会占GDP的比重或者和房地产相比股市还会壮大,股市壮大券商就会壮大,就是说他有成长因素。其次是保险,再次是银行,银行只能是买分红和买低估,我觉得我看不到银行股的成长,银行股不会有大幅的成长,因为银行的利润已经占社会经济利润的大头,如果每年再20%的成长,那中小企业谁也不用活了,银行的长期成长要低于GDP,利润速度如果比GDP高的话,那只能说我们的中小企业更艰难。他占经济的比重现在就到达了一个峰值,以后会往下走,那么只能买他的分红和低估值。

    现在我们A股面临一个中长期投资的历史底部,在底部我们选股的时候到底是买什么样的股票,直接决定未来5-10年,3年、5年、10年我们的命运。这个时候我们要敢于布局符合未来发展的产业方向的龙头公司,而且在买股票上面我建议大家尽量买龙头,而非买二线三线的品种。

    总体而言,我们认为现在A股市场面临着一些机会,尤其是一些最近跌的比较多的,医药股我认为是个机会,我觉得医药股虽然现在在下跌,就像13年白酒股下跌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买白酒,但是那时候我旗帜鲜明地说白酒股未来是最赚钱的一个板块,那么现在医药股下跌大家也不敢买医药股,但是我还是那个观点,医药股是未来5年A股涨幅最大的板块,回报最高的。未来5年、10年、20年都有可能是回报最高的,而且今天就是起点。我还是持续看好医药行业这样一个投资机会。短期套了都没关系,我当时买片仔癀07年最高的时候40多块钱,我一直买最低跌到15,跌幅70%,我40多块钱买过,30多块钱买过,20多块钱买过,平均成本达到26、27块,如果那个时候复权现在也就2、3块钱,那个时候我一直在买,但是后来看着跌的挺多的,但是市场一旦见底的时候,很快就涨回来了。有些股票跌的时候你看跌了20%、30%感觉跌的挺多的,其实这些好股票20%、30%要是涨的时候都不够他涨的,一两月就涨上来了,不知不觉中又创新高了。

    我觉得到今年年内好多公司会不知不觉中又创出新高了。股票下跌永远不是问题,就怕他不涨,跌的时候大家都跌,关键是跌完了以后谁能涨。那怕是他今天跌30%、50%,但是他未来能回报你10倍20倍,那你今天买高几块钱买低几块钱其实就像08年如何买恒瑞、白药、伊利、茅台这些龙头,你是08年年头买还是年尾买,大盘是5000点年尾是2000点,你现在回头看成本基本上差不多,都比现在买强。现在股票面临很多这样的机会,所以我一直给大家强调这个时候一定要把眼光放长,把战略放长。

    估值正确夕阳产业也能赚钱;估值错误朝阳产业照样赔钱

    格雷厄姆一生中,包括格雷厄姆的大徒弟施洛斯、早期的巴菲特,都是靠买夕阳产业赚钱,因为他们当时统一的投资策略就是买入股价低于公司账面价值的个股。什么叫账面价值,简单定义就是买入大幅跌破净资产的股票。按照格雷厄姆之前的标准大概是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净资产才是买入标准。就是说他必须跌破净资产的一半。如果净资产在10块,股价需在5块钱以下,才是他买入的一个标准。这是格雷厄姆的一个方法。

    施洛斯也是,直到2000年左右才退休,他一辈子践行格雷厄姆的方法,始终坚持买入跌破净资产的股票,进行一个广泛的分散。他是买入100只跌破净资产的股票,这些基本上都是煤炭股、钢铁股、化工股,都是非常传统的行业,非常夕阳的产业。但是施洛斯的成绩是多么厉害,在他整个职业生涯的60多年中,他给投资者赚到每年14.5%的回报,在全美国机构里名列前三名,同期的道指年化才只有10%,这是在60多年的周期里面年复合收益率。

    你只要会估值,坚持买入大幅低估的股票,即便你买的都是钢铁水泥房地产,你也能赚大钱。我们看到很多人坚持买银行,坚持买低估的保险,坚持持有,其实这么多年收益还是不错的,只要坚持买入低估的。

    估值错误朝阳产业照样赔钱

    2000年美国纳斯达克,当时很多网络股都是朝阳产业,但是那个时候很多公司甚至还没有收入,股票的市盈率达到几百倍、甚至上千倍,最后跌到一毛不剩的太多了,好多股票都是从一两百跌倒一两块、几毛钱、甚至退市。你要是不会估值的话,买入这些高估的照样赔钱。

    估值其实非常关键,可能大家一听也能明白,其实真正你能坚持这样做,你能坚持在投资的时候坚持按这个逻辑做,关键在于实践。你在买入任何一只股票的时候,你是不是都看估值了?你是不是都算估值了?你要是没算估值、没看估值的话,其实你就错过了投资中最重要的一个把脉的环节。我们无论买入朝阳的产业还是买入夕阳的产业,无论基于什么理由买入,都要看我们买入的这个标的的估值是否OK,估值到底如何,这是我们投资中必须要过的,你投资之前必须要检测的一个环节。

    估值是什么,估值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里面涉及的要素特别多,而且不同的行业、不同的情况下,所谓的估值标准是不一样的。估值最重要的,而且评判股市的高和低、股票的高和低,我们都绕不开的也是国际通行的、最为认可的两个估值指标:PB和PE。

    PB是股价除以净资产的倍数。比如股票是10块钱/股,净资产是5块钱/股,PB是2倍。也就是说买这个公司相当于我付出的是这个公司净资产的2倍。

    像钢铁这种传统的夕阳行业,净资产我们一般要付出的溢价要比较低。因为他们的净资产一般都是些会贬值的,或者是不值钱的资产。比如说锅炉、汽车、工厂,这些资产都是不值钱的,我们不会付出特别高的净资产。这一类包括银行的PB都比较低,都跌破净资产,甚至1、2倍的净资产顶多了。

    反过来再看看茅台,这种品牌价值特别高的,比如说茅台酒窖的价值,基酒的价值,时间越长窖越值钱。五粮液有18口明代流传下来的酒窖,行业专家评估这个窖泥因为几百年了,他生产出来的酒的品质是最高的。窖泥虽然在净资产上显示可能是不值钱,但是如果真要你去买的话,一克窖泥堪比一克黄金的价钱。像这类品牌企业,他的净资产是被低估了,市场上往往会给出一个比较高的PB,相当于愿意付出这个企业净资产的好多倍去买入这个股票。所以说PB这个指标相当于净资产,你愿意付出几倍的净资产去买这个公司的股票。


    PE是每股股价除以每股收益。比如股价是10元/股,每股收益是1元,PE相当于10倍,你买这个公司的价钱相当于付出这个公司每年盈利的倍数。比如这个公司一年赚1个亿的净利润,你10倍的PE去买相当于你愿意花10个亿买这个公司。

    2015年创业板市盈率达到150倍,假如一年赚1个亿,相当于我们花150亿去买一年只产出1个亿利润的公司,所以说150倍的市盈率是非常非常高了。中国股市大盘的PE过去几十年一般都在10倍和60倍PE之间宽幅震荡,这几年我们看到沪深300、上证50以及上证指数的PE水平只有10-15倍,处在宽幅震荡的下轨,就是说现在市场的估值不贵,PE只有10倍出头,这也是国际上低估的水平PE 10-15倍,任何国家的股市PE到这个水平一般都是比较低的。

    PB就是相当于我们愿意花几倍的净资产去买这个公司,PE相当于我们愿意花几倍的利润买这个公司。

    PE和PB这两大指标是评估企业到底是贵还是贱的通行指标。我们买任何一个公司,无外乎就是买这个公司的两点:一个是买这个公司的盈利,一个是买这个公司的资产。PB对应的是这个公司的资产,PE对应的是这个公司的盈利。你买任何东西都是基于这两点。

    PE和PB是衡量一个企业是否具有投资价值,也是最通行的、最好使的两个指标。当然在实际的应用过程中,肯定会有很大的局限性。比如一个企业他不盈利,像比亚迪这样新能源汽车他不盈利、盈利很少,是不是我们用PE就没办法估了呢,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考虑,比如说未来的成长性和现金流的问题,当然这个是更深一层次了。作为股民我们先从门槛一点一点往上抬,先从最简单的PB和PE应用,无论是看大盘还是做个股,如果用这两个指标同时进行衡量一个公司的价值的话,你就不会出现大的偏差。为什么,因为你买入一个股票之前你会发现这个PE特别高或者这个PB特别高的时候,你自然而然会小心。当这个PE和PB特别低的时候你无形中会多看他一眼,看他是不是有低估的可能性,所以我认为这两个指标是估值的两大核心指标。

    在衡量PE和PB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技巧,我们一般看极限值,他在极端的高估和极端的低估的情况下,这两个指标就会发挥他的作用,在中间不高不低的时候随机性很大。

    比如说一个公司,在长期的盈利稳定的情况下,不是周期性比较强,每年盈利比较正常的,从他的历史或者同行的经验来看,历史的PE水平一般在10倍和80倍之间波动,在10倍的时候你会发现重大的投资机会的到来,在70倍以上的时候,你会发现重大的风险到来。如果在20倍30倍40倍中间这个区间波动的时候,是可以往上涨也可以往下跌,就取决于整个市场的情绪,以及这个公司发展的业绩增速情况。所以在运用PE和PB在极限水平时往往是最具有投资价值的。

    举一个负面的案例:贵州燃气。为什么提出这个股票,因为前两天我在电视台做节目时我发现有两个投资者都问道了这个问题:贵州燃气下一步怎么看?我就想到了贵州燃气。


    我发现贵州燃气作为一个传统行业的燃气类股票,他不具有品牌价值,但是即便是现在的市场环境下市场给他多少倍的市盈率,贵州燃气的市盈率是123倍,他是一个次新股,上市以来最高的时候市盈率达到276倍。一个燃气类的股票市盈率水平达到了100多倍,他比一个品牌医药类、业绩非常好、品牌价值非常高的医药公司的高10倍。我想问我问题这两个股民他都买入了,他们在买入的时候肯定没看这个指标,如果看到这个指标打死他都不会买。所以这就是股民不懂估值,他就敢于买入100多倍的燃气股。这个时候买入是不是就一定赔钱呢,我不好说,短期的东西不好说,但长期一定会赔钱,而且会赔大钱。如果说你要是不会估值,你栽了一个大坑,因为这个股价现在没有跌,我就判断这个股票他不能买入。当然了PE不能决定一切,PB也不能决定一切。但是你懂了PB和PE的时候,你就可以规避可能出现的巨大风险。

    我们不一定知道贵州燃气一定会回归价值,但是我相信如果他是个燃气股,他不是什么高科技互联网的话,他的市盈率水平一定会回归到所谓的10倍一样,估值一定会有90%的下跌空间。这个估值的下跌空间怎么实现,要么是股价暴跌,要么是业绩暴涨,只有这两种可能性。你觉得贵州燃气的业绩会在短期内涨10倍吗,我觉得作为一个次新股在上市之前业绩已经释放了,很难短期再暴涨,只能选取的是股价下跌。这个股价下跌那一天到来,就像我们刚才看的低估的股票那天上涨一样我们不知道,但是如果你买入这种股票,一旦这个股价下跌来了,价值回归来了,你面临的损失是巨大的,而且是永久性的。这样的股票在A股多不多,非常多。即便A股大盘只有2000多点的时候,这样高估的股票也是非常多的,如果你不懂,你一旦买错了,那就是毁灭性的。

    再看贵州燃气的PB,8倍的PB。如果说PE高,他是因为是新兴产业,没有释放利润,就像特斯拉一样他是亏损的,PE肯定不能看。但PB好在他稳定,这个公司有多少净资产,他的业绩时高时低,比如他今年业绩赚一个亿,明年可能不太好,就像券商股一样明年股市熊市业绩可能亏损的,你用PE的话他就不稳定,可能今年还看着10来倍的市盈率,明年可能变成100倍的市盈率了,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今年我赚钱不代表明年我还赚钱,但是明年不赚钱并不代表我的公司不值钱。因为一年我的公司不会发生特别大的变化,比如券商股不赚钱可能由于市场熊市,不赚钱是不是说这个券商不值钱呢,不是,等牛市的时候又挣钱了,公司营业部资产还在。所以PE他不稳定可以理解,PE高可以理解,但是PB高就不可理解了,因为净资产是一样的。甭管你今年生意好还是明年生意不好,但这一两年你的房子、土地、公司的资产、银行的存款他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净资产每年之间不会变化特别大。你说我的盈利每年之间可以波动特别大,但是你的净资产怎么可能波动特别大呢。

    尤其是上市公司的净资产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如果你的PB特别高的话,市场的股价远远高于你净资产很多倍的情况下,除非你的净资产有巨大的品牌价值或者净资产严重的被低估,PB可以高一点。但是如果作为一个燃气公司,PB达到了8倍,甚至堪比茅台的PB,那你说你不高估我就很难理解了。新股上市也才1倍的市净率,但是现在是8倍的市净率,就是新股炒上去的,如果以后再回到1倍的市净率,那么他的股价得下跌多少你自己会算出来的。

    巴菲特说的很对,投资你不需要了解所有的上市公司,你只要了解你自己能看的懂的。对于这种高估你看不懂的,你直接可以PASS,他涨你赚不到钱,但是他跌也跟你没关系。那么你只需要买入你看的懂的就OK了,你不一定非要买入你看不懂的。


    股民必须清楚的估值指标之PE和PB



    PE是每股股价除以每股收益。比如说股价是10元/股,每股收益是1元,这个股票的市盈率PE相当于10,相当于你愿意付出多少呢,你买这个公司的价钱相当于付出这个公司每年盈利的倍数。比如说这个公司一年挣1个亿的净利润,那么你10倍的PE去买相当于你愿意花10个亿买这个公司。


    PE这个指标他适用的行业,更适用于消费医药这种周期性不明显,产品是消费快消品,企业产业周期波动不强烈的行业,比如消费类的,喝茅台、牛奶、吃榨菜、火腿肠,这样的话今年吃多少明年吃多少,消费比较稳定,产品的价格波动也比较稳定,他适用于企业盈利比较稳定的行业和企业。他不适用于周期波动特别大的企业,比如说券商这种牛熊市波动特别大,或者有色商品价格波动特别大的。PE也不太适用于新兴产业类的公司,比如说你用PE去估10年前的腾讯或阿里巴巴,那你是估不出来他的估值的,因为那个时候他们没有盈利,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成长性。所以PE更适用于什么、不适用于什么是有一定的应用局限的。

    2015年创业板市盈率达到150倍,相当于一年赚1个亿,按创业板的平均值相当于我们花150亿去买每年只产出1个亿利润的公司,所以说150倍的市盈率是非常非常高了。我们知道中国股市大盘的PE过去几十年一般都是在10倍市盈率和60倍市盈率之间宽幅的震荡,这几年我们看到沪深300、上证50以及上证指数的市盈率水平只有10-15倍之间,也就是处在宽幅震荡的下轨,也就是说现在市场的估值不贵,PE只有10倍出头,这也是国际上低估的一个水平PE 10-15倍,任何国家的股市一般的PE到这个水平一般都是一个比较低的水平。

    PB是股价除以净资产的倍数。比如说一只股票股价是10元/股,净资产是5元/股,他的PB是股价除以净资产的倍数,PB=2,也就是说我买这个公司PB是2倍,相当于我付出的是这个公司净资产的2倍。

    我认为PB的适用范围更广泛一些,只是每个行业PB的估值标准不一样。比如说我们去评判一个券商股、钢铁股一样,这样盈利不稳定的行业,他的PB往往比较低,他的行业的合理PB往往比较低,如果我们去评估一个轻资产的,比如说互联网、或者一些商誉价值比较高的,比如品牌消费、创新药,他的PB往往会比较高。就像美国的可口可乐一样,他的PB常年都在十几倍,因为可口可乐我们知道他的主要价值就是他的品牌价值和配方,他没有太多的固定资产,他自己基本上不做包装,也不做灌装,他只卖糖浆。所以他始终是轻资产运作,所以像可口可乐这种股票他的PB就比较的高。

    我们都知道巴菲特买过一个股票叫喜诗糖果,巴菲特在买入喜诗糖果之前深受格雷厄姆的影响,所以巴菲特那个时候一直喜欢买入大幅跌破净资产的股票,但是遇见芒格之后,芒格给他推荐了一只股票叫喜诗糖果,这是巴菲特从格雷厄姆买低估股票的思想开始买入品牌价值股票思想的一个重大转折。但是喜诗糖果的PB相当于多少,相当于3倍的PB,巴菲特当时认为这个PB太高了,因为巴菲特习惯买0.3倍PB的股票,而突然去买一只3倍PB的股票,那么巴菲特觉得我用花3倍净资产去买一个公司特别的不理解,最后在芒格的促使下这个交易成功了,巴菲特说当年我花3倍的PB买喜诗糖果是绝对非常非常便宜的。如果他那个时候坚持不买的话,他会丧失一次重大的投资机会,因为他认为喜诗糖果不同于他过去买的那些钢铁股等烟蒂股。喜诗糖果是有巨大的品牌价值的,他的产品是有定价权的,他有自主定价权,同样是糖果他卖的比别人贵,所以他有巨大的商誉价值,而且每年还可以提价,所以巴菲特认为即便用3倍的市净率去买喜诗糖果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投资机会,所以他非常开心。

    所以我们在运用PB的时候,因为PB反应的是我们愿意为这个企业净资产付出的倍数,所以他的高低一定是和行业或企业特性有关系的,那么这个行业的标准是多少,一个是我们看到这个行业过去的数据,一个是我们看这个行业在国际上通用的标准。比如说银行股跌破净资产是不是低估了,我们认为银行股跌破净资产肯定不是高估,但是也不能说一定是严重低估。为什么,不仅中国的银行股,美国的银行股,国际上的也是经常跌破净资产的,这个和他的行业性质有关系,但是如果说茅台跌破净资产或者说可口可乐跌破净资产,这个在历史上都很少发生,几乎没有过,这也是他的行业性质决定的。

    我们买任何公司,他的PE和PB和其历史相比,和A股市场的平均水平相比,最好是低于A股市场平均水平的。比如说如果现在A股市场平均水平PE是15倍、PB是2.5倍的话,我们最好PE买入低于15倍的,PB低于2.5倍的。如果我们买入一个非常优秀的、有品牌价值的公司,他的PE和PB又低于这个市场的平均水平的话,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股票在整个A股市场里面他是属于估值低估的,或者说是最有估值优势的公司。

    希望大家以后在做投资的时候将这PE和PB这两个指标应用到你的投资体系里面,这样的话我相信会为你规避大多数的风险。


                                                                 
岗亭 自清洗过滤器 自动加药装置 广州班服定制 免费B2B平台 河南304不锈钢